庫爾德人免于戰禍 誰才是真正的玩家?

晨報首席記者 顧文俊

世事難預料,風云多變遷。就在上周,人們還在擔憂“除了大山沒朋友”的敘利亞庫爾德人面對土耳其大軍隆隆而來的飛機大炮將在劫難逃,短短數日,劇情卻出現了巨大的逆轉。

先是阿薩德政府派兵與庫爾德武裝共同抵御土軍,而后,美國副總統彭斯奔赴安卡拉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商定五天停火協議,在停火協議到期之后,本周,埃爾多安訪問索契又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達成備忘錄,根據該備忘錄,庫爾德武裝將獲得150個小時撤離至距邊境30公里以外區域,而后,土耳其與俄羅斯將進行聯合巡邏。與此同時,埃爾多安也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諾將“永久”停火。

一切都仿佛順理成章,一切又分明出人意料。但是,在這過山車般的逆轉中,誰是贏家,誰又是輸家?土耳其是否已得償所愿,美國是否已淪為“二流玩家”,而免于滅頂之災的庫爾德武裝是否將俯首稱臣?在敘利亞這片飽經戰亂的土地上,未來又會呈現出什么樣的局面?

《顧問》本期訪談嘉賓:寧夏大學阿拉伯學院院長、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 李紹先

俄羅斯:棋高豈止一著

顧問:相比美國從中斡旋達成的5日停火協議,普京和埃爾多安達成的這個聯合巡邏的做法,是不是更具建設性和可持續性?

李紹先:兩份停火協議都是臨時的,但是,國際社會對二者的反應明顯不同。對于美國促成的停火協議,國際社會普遍抱以悲觀。而對于俄土領導人會談達成的協議,國際社會的態度更為積極,德國國防部長甚至提議北約部隊也應加入巡邏。

這兩份協議的不同在于,第一,美國對“安全區”范圍界定含糊不清,協議達成之后依然槍聲不斷,就源于這一分歧,而普京與埃爾多安達成的《諒解備忘錄》對庫爾德武裝撤離的區域規定得非常清晰,就是全線撤離,即在幼發拉底河以東400多公里長的范圍以內后撤30公里;第二,關于停火協議如何落實,前者缺乏保障,事實上,在協議達成前,美軍就已撤離,停火能否履行只能看庫爾德武裝自覺與否,而俄土備忘錄明確規定,俄羅斯和土耳其軍隊在“和平之泉”行動區以西和以東距敘土邊界10公里地區進行巡邏,土敘邊境其余地區則由俄羅斯與敘政府軍聯合進駐,亦即庫爾德武裝全線后撤,由敘利亞政府與俄羅斯起監督作用。由此,這兩份協議的高下立分。

有意思的是,美土談判5個多小時達成協議,埃爾多安和普京則談了6個多小時,美國促成的協議停火120小時,俄羅斯促成的協議則停火150小時,處處壓美國一頭。在當前局勢中,俄羅斯是大贏家,順著敘政府軍北上東進,敘政府軍開拔到哪兒,俄羅斯的國旗就插到哪兒,接下來,俄羅斯軍隊還將在土敘邊境400多公里的區域內堂而皇之地行動。

土耳其:四兩撥動千斤

顧問:至此,土耳其的“和平之泉”軍事行動算不算“大功告成”,埃爾多安是否達到了他的戰略目的?

李紹先:土耳其此番可謂利益險中求。埃爾多安發動軍事行動曾一度被外界認為會弄巧成拙,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美國卻派出副總統前來談判,還談出了一個五天停火協議。只用臨時停火5天的小小讓步,就換來美國對“安全區”的承認,換來庫爾德武裝的撤離,這是短期內(恐怕不少于3個月)在戰場上達不到的效果。現在又有了俄羅斯的加持,確保庫爾德武裝全線后撤,大大地減少了土耳其人力、財力和物力的支出。埃爾多安最初揚言要清空土敘邊境30公里長(面積將近1.5萬平方公里)的“走廊”,那只是他的要價,實現起來談何容易!而為期9天的“和平之泉”軍事行動出動的土耳其軍人應該不超過1萬人,其它好幾萬都是偽軍。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土耳其顯然是贏家。

顧問:能否猜測,在索契會談中,是普京提出了聯合巡邏這個辦法,而埃爾多安接受了普京的建議,俄羅斯方面其實早就做好了與土耳其合作管理土敘邊境的準備?

李紹先:的確如此。我認為,索契會談重點不在停火的細節,而是對未來敘利亞事務的安排,以及敘利亞和土耳其的關系。《諒解備忘錄》十條中有一條提到《阿達納條約》,雙方重申其有效,該條約早期是1998年土耳其政府與當時敘利亞老阿薩德政府簽署的協議,敘政府承諾,敘領土不得用于威脅土耳其安全,所針對的就是庫爾德工人黨在敘利亞的影響,此后敘利亞驅逐庫爾德工人黨領袖奧賈蘭,后來才有奧賈蘭被土耳其抓獲。《阿達納協議》在2010年又經加持,埃爾多安政府和阿薩德政府把《阿達納協議》擴大到《阿達納條約》,承認土耳其有權越過土敘邊界,深入5-10公里,打擊庫爾德武裝。此次重申該條約有效,實際上也是在為土敘關系下一步的發展預先鋪墊。

敘利亞:不再是未定之天

顧問:敘利亞政府和庫爾德武裝不得不聽從這樣的安排,未來在敘利亞國土上會呈現出什么樣的局面?

李紹先:土耳其通過這場險惡的軍事行動撥動了敘利亞兩年來形成的僵局,我們稱之為不規則的“三足鼎立”,在這個僵局中,庫爾德武裝控制了敘利亞1/3以上領土,背后有美國強有力的支持,敘利亞政府確保了將近2/3江山,背后是俄羅斯和伊朗在支持,另外還有反政府武裝盤踞在伊德利卜,背后的支持者是美國、土耳其、歐洲國家、沙特等。在這種局面下,敘利亞的局勢不可捉摸,只能說是未定之天。但是,土軍揮師南下,四兩撥千斤,突破了這樣的格局。隨著美軍撤離,原來由庫爾德人建立的敘北聯邦頃刻之間化為烏有,敘利亞局勢的前景也愈漸清晰,向著有利于敘政府恢復領土主權完整的方向演進。

在這場局勢的變化中,敘利亞政府不費一槍一炮,就北上東進,收復大片領土,表面上看,是敘利亞政府軍與庫爾德武裝聯手,實際上是后者對前者的“歸順”。下一步,敘政府還將擔負起監督庫爾德武裝繳械撤出的責任。另外,正當土耳其在敘北匆忙用兵之際,敘政府在俄空軍支援下正馬不停蹄地征戰伊德利卜。這是八年來從未有過的明朗態勢,也增強了俄羅斯支持阿薩德恢復一統全國的決心和信心。北約見此情形既眼紅又著急,想來分一杯羹,但是,俄羅斯表示不歡迎。

輸家:美國與庫爾德武裝

顧問:敘利亞庫爾德人雖然躲過了滅頂之災,但是,好像也沒辦法被歸入贏家。

李紹先:要說真正的輸家,首當其沖的就是庫爾德武裝,在敘利亞北部苦心經營了多年,結果輸得一塌糊涂,不管未來是想自治還是獨立,目前看來,都已成為泡影。事實上,它想在敘利亞政治格局中獲得多少地位,只能向政府討要。在此背景下,庫爾德武裝也不敢徹底得罪美國,以便未來在和敘政府討價還價中,留有一點籌碼。其次的輸家要屬美國,甚至,美國國內自稱是最大輸家,土俄《諒解備忘錄》等于是給了特朗普政府當頭一棒。當然,從特朗普政府戰略收縮的本意來看,借土耳其南下使美軍全身而退也未嘗不是一條途徑,若以甩掉包袱而論,也就無所謂輸贏,但國際社會還是認為,美國在敘當前局勢中無疑是輸家。

顧問:美國是不是已經被剔除在敘利亞局勢之外?接下來,美土關系會是什么樣的走向?

李紹先:美土關系必然得以改善。美土交惡的根源是,隨著土耳其實力增強特別是埃爾多安上臺,土耳其在西方聯盟內部試圖爭取更大的獨立性。埃爾多安借伊斯蘭化抬高土耳其的國際地位也引起美國和歐洲的反感。加上美國在敘利亞扶植庫爾德,成為美土最大障礙。現在這一障礙已經解除,美國也不得不承認土耳其作為新興經濟體正在崛起的現實。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不意味著美國在敘利亞沒有利益,未來美國在敘利亞的利益如何得到保護,相當程度上得依賴土耳其。埃爾多安很快就要訪美,土耳其在北約及西方盟國中的地位勢必得到回升。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顧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