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開通手機號轉賬功能-互聯網巨頭加押金融科技

羅佳明

在剛剛試運行銀行儲蓄不久,10月23日,微信支付在最新測試版中,又新增了支付方式“向手機號轉賬”功能。

開通之后,用戶之間不需添加好友,在對方也開啟收款通知的情況下,只需要輸入對方與微信綁定的手機號,即可向對方轉賬,收款將存至零錢。

無論是手機號轉賬還是銀行儲蓄功能,都被業界看做是微信急于試圖增加用戶使用微信支付頻率的手段之一,這也從側面反映了支付領域競爭加劇的情況。

目前仍在測試階段

微信支付方面表示,該功能的推出是為了進一步滿足用戶在非微信好友間或非線下面對面場景中便捷轉賬的需求。目前處于“灰度測試過程”,僅部分用戶可見。

記者實際體驗后發現,在安卓、IOS兩個系統的微信賬號均同一人實名綁定的情況下,僅IOS系統可看到這項新功能,且進入的渠道也頗為“隱蔽”。用戶首先需要在客戶端中點擊“我”→“支付”→“…”→“允許通過手機號轉賬后”才可使用。此外,還需要將版本提升至IOS7.0.8或安卓7.0.7版本及以上。

另外,如果對方并未開通此功能,將無法完成轉賬,而想要通過手機號收款則需要通過以下兩種方式開通,第一種是“我”>“支付”>“…”開啟“允許通過手機號向我轉賬”;其次是【微信首頁右上角+】-【首付款】-【向銀行卡/手機號轉賬】-【手機號收款設置】-開啟【允許通過手機號向我轉賬】。也可選擇2小時或24小時延遲到賬,資金將于發起轉賬2小時或24小時后進入對方微信零錢。

而在新功能推出后,也迅速引起了用戶熱議,有用戶表示相較于銀行賬號長達十幾位的號碼,通過手機轉賬更加便捷。不過也有用戶提出了擔憂,如果向他人手機號轉賬,輸錯手機號怎么辦?“手機號轉賬”的介紹中也提到,向手機號轉帳成功后不支持撤銷,只能通過與收款方協商處理或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但記者發現,在轉賬過程中,需要輸入對方的姓名、確認無誤后方可轉賬。微信支付方面表示,大額或者風險交易,微信支付智能風控系統會提醒用戶驗證對方實名信息。對于更換手機號或者原手機號被他人微信綁定,“允許他人通過手機號向我轉賬”開關將會自動關閉,避免轉錯賬風險,微信也會全力配合人民法院或公安機關等司法機關調查取證,在依法合規的前提下,協助用戶聯系收款方。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轉賬是直接進入對方微信的零錢錢包中,如果想要提現到銀行卡,單個身份證終身享有1000元的免費零錢提現額度,超出額度后將按照提現金額0.1%收取服務費。因此,也有業內人士不建議通過手機轉賬轉移大額資金。

手機轉賬早已普及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微信此次推出的“新功能”,無論是支付寶還是不少銀行早已投入實際使用之中。

早在2012年6月18日,支付寶就推出了被稱做“超級轉賬”的手機賬號付款服務。付款方即使不知道對方支付寶賬戶和銀行賬號,只要知道對方手機號就能發起付款,同時,收款人只需回復短信就能收款。如果收款人沒有支付寶賬戶,會收到一條來自支付寶的提醒短信,只要回復自己的銀行卡號,該筆轉賬即可完成,相比之下,微信比支付寶晚了近七年。

就連不少銀行的APP端也早已推出了手機號轉賬,記者在交通銀行、建設銀行、APP端發現,只需要輸入對方真實姓名和手機號碼,便可通過手機銀行進行手機號轉賬,單日/單筆限額為5000元。收款方的手機號可以綁定銀行卡收款,也可以通過短信回復銀行卡號收款。云閃付APP亦顯示,如果對方通過手機號注冊了云閃付,也可以直接輸入手機號完成轉賬。

而在剛剛舉辦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金融科技——深度融合·多項賦能”論壇上,京東數科旗下京東支付也推出了具備“刷臉付”功能的自動售貨機,能夠為大型商場餐飲企業等提供服務。

此外,前幾天微信APP內還低調上線了一款叫做“銀行儲蓄”的新功能,用戶無需跳轉工商銀行,便可直接辦理工商銀行的存款業務。有報道稱,此次微信推出的“銀行儲蓄”,無論是產品擺放的位置還是功能,都與支付寶極度相似。

之前引起熱議的微信支付分介紹中亦提到,用戶可以憑借“微信支付分”實現共享設備免押租借、無人貨柜自助購買、網約車先乘后付、物流快遞先寄后付、酒店免押預定、娛樂設備先玩后付等場景,這一點與支付寶的螞蟻信用功能也相差無幾。

在硬件方面,支付寶和微信也分別推出了線下人臉支付的硬件設備“蜻蜓”和”青蛙”,兩家的較勁或許在取名上便可一窺究竟。

支付領域競爭加劇

至少在目前看來,微信在支付領域不斷布局目前已經卓有成效,不斷推出新功能也被外界不時拿來和支付領域的另一巨頭支付寶相比較。

10 月16 日,艾瑞咨詢發布的《中國第三方支付行業數據發布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約110.4萬億元,其中,第二季度交易規模約為55萬億元,增速為22.6%,但需要注意的是,自2018年一季度以來,該交易規模的增速是在持續放緩。

報告認為,在我國全面進入互聯網時代并延續高速發展之下,伴隨國家相關政策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鼓勵和扶持,第三方支付市場早已站上風口浪尖,但不可避免的是,在發展的同時,互聯網紅利逐漸消失的下半場,增速放緩、行業壟斷、競爭加大、支付風險等問題存在。

“原來我們覺得,這個市場已經接近了尾聲,甚至已經到了飽和的狀態,但是沒想到2019年還有大幅度的增長,遠遠超出了我們的認知。”騰訊公司微信事業群副總裁耿志軍曾表示,“原來我想的是中國人一天只有10億筆的交易量,但是這個想象力真的不足,現在我設定20億筆。”

中國央行10月21日發布最新《中國普惠金融指標分析報告》稱,截至2018年末,中國人均擁有7.22個銀行賬戶;全國使用電子支付成年人比例超八成。報告稱,非現金支付業務量更是增長迅速。2018年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辦理非現金支付業務2203億筆,金額3768萬億元。非銀行支付機構發生網絡支付業務5306億筆,金額208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85%和45%。

在目前看來,如何吸引用戶、在一個商業化產品已經做到足夠大體量后,如何實現增長就成了巨頭們競爭的重點。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羅佳明